刚刚进入21世纪,起源于韩国的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G,将电子竞技这个词带入人们的视野,不过,在早期,大部分人并不会将电子竞技当成一种体育项目,职业玩家绝大部分都处在一种与家庭和社会割裂的状态,网络成瘾、不务正业等词,几乎贴在每一个职业玩家身上,根本没有人预见到电子竞技在其后的发展会如此迅猛,2003年,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,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。2008年将其改批为第78个正式体育竞赛项。2017年,国际奥委会承认电子竞技为一项运动。

雅加达亚运会王者荣耀项目中国队队长 张宇辰:“只能说赶上一个好的时代,没有什么阻碍,他们(父母)挺尊重我的意见,就可能我打比赛的时候,打的时候他们也会看,也会看比赛,也会看其他队的比赛,就跟我讲谁谁谁很厉害,谁谁谁什么战术很强,可以去看一看,他们也想尽自己的力去帮你。”

读完高一就去工作,当了几年销售,2016年进入电子竞技职业圈,短短两年内获得大量关注,张宇辰的职业道路并没有太多来自职业圈之外的阻碍,这实际上与他成长环境密不可分:不错的家庭条件,父母的支持,电子竞技飞速发展的时代,作为电竞新生代明星的他,并未体验过早期电子竞技职业选手承受的社会压力。但在这次参加亚运会的选手中,并非人人都有这种成长环境。

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项目中国队队长队长 简自豪:“打得特别早,上学也不是好好上学那种,当时家里意见很大,基本上都会去网吧里抓我,抓到就会打我那一种。”

简自豪也是一名电子竞技明星选手,16岁出道,21岁拿下世界冠军,是英雄联盟这个项目上的顶尖选手,与张宇辰不同,他曾因为上网打游戏,常常被父母老师轮番教育,矛盾一度不可调和,直到有俱乐部找上门,邀请他去打职业联赛,这一情况才有所改变。更好的场地,更专业的教练,类似欧洲杯的联赛模式,电子竞技的市场化发展,带动了一批俱乐部和职业联赛的兴起,这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电子竞技在中国的发展轨道,市场不断扩大,有些项目一次世界总决赛的收看观众超过一亿,与此同时,活跃的市场也提高了竞争强度。

电子竞技的道路并不好走,职业选手平均每天训练10小时以上,为了提高,俱乐部还会安排与国外高水平队伍的训练赛,因为时间常常在晚上,久而久之中国职业电子竞技圈逐渐形成了夜晚训练的模式,选手健康问题也逐渐显现。

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项目中国队队长队长 简自豪:“平时坐姿也不标准,然后又习惯了,一天十几个小时,右边整个一条都很不好,就也是因为自己平时不多注意,头比较铁的那种,一直一定要去打,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,然后我们这个熬夜也特别多,恢复得比较慢,就导致这种情况就来了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