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欧洲杯”酣战的日子,是球迷的盛大节日。足球的存在让陌生人之间不再刻意拉开“安全距离”,操着不同方言的人,瞬间有了共同的话题。足球存在,给了生活的烦恼、工作的压力一个合适的宣泄途径,绿茵场上的速度与力量,给心灵一个透气的空间。今晚,有关足球的故事,也许会让你会心一笑。

主持人:黄伟是个铁杆球迷。爱踢球也爱看球。做了那么多年的球迷,有没有变化?

黄伟:现在“追球”和以前最大的不同就是,现在铁杆球迷是“三连环”的方式“追球”。比如最近追看欧洲杯,我们会晚上8点相约一起打游戏。一般都是会选自己支持的队伍,大战一场。到凌晨球赛开始,就一起看球。第二天傍晚再穿上自己支持的球队的球服踢一场。这次的欧洲杯时间比较晚,如果是晚上十点看球,那就更热闹,会成为办公室里的热议话题。

黄伟:对于喜欢足球的人来说是这样的。有一次和一位客户谈一个案子,对方是一家化妆品品牌的负责人,初次接触,很陌生,大家都正襟危坐,交流起来有点生硬。不知道是谁把话题扯到了足球上。我说,当年中国冲世界杯那次,阿迪达斯的广告是我做的创意,对方顿时双眼发亮,问我,你喜欢足球?我说,是啊。在足球这个共同的话题上,之前的陌生感瞬间就消融了,之后的沟通顺畅了很多。那次谈完后,还相约有空一起踢球。

主持人:在你的生活中,足球占有怎样的位置?黄伟:我们有一群朋友,都热爱足球,最初是因为公司业务上的往来认识的,后来就相约每周二踢球。到现在,这个每周二踢球的习惯,已经坚持了12年。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当年工作的公司,但是,大家的友谊因为足球的缘故保持了下来。

主持人:每周二踢一场球,坚持12年没有间断?难道不会有人出差,要加班,或者要处理各种事务?广告业不是非常辛苦和忙碌的吗?

黄伟:有事情也可以提前安排啊。出差么,可以推掉,或者把时间错开。我们中很多人都会在出差前就安排好行程。在行李箱里面放好自己的球鞋、球衣,出差回来拖着行李箱从机场直接到球场。我自己就常常这样做。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,每个星期最让人期待的就是星期二的这一场球。平日里,在办公室里是为老板打工的好员工,在家里是妻子的好老公,孩子的好爸爸,只有在球场上,才为自己活着,才可以痛快地宣泄情绪。

主持人:有那么种说法,女球迷看球,多半是冲着帅哥。黄慧鸣是因为酷酷的球星而喜欢上足球的吗?

黄慧鸣:刚开始看球时,年纪还很小,似乎并没有这个意识吧。我是从1981年开始看球的。那年我小学二年级,住在外婆家,跟着舅舅看球。那时看中国队踢世界杯外围赛,就是后来1982年意大利夺冠的那届。记得有一场是中国对沙特,比分是4比2,中国赢了,我的两个舅舅说,中国队进一个球他们就抽一支烟,反正最后烟没了可能那包烟本来就没满。

记忆里,很起劲地看球都是在读书的年代,比如1986年的墨西哥世界杯,那个时候正好是小学毕业考初中,考完后,凌晨看了德国对阿根廷的决赛。再之后就是1990年的世界杯,意大利之夏,因为巴乔,我喜欢上了意大利队,到现在一直有蓝衣情结。

1994年世界杯,我上大二,每天晚上回家,半夜起来看球,然后一大早去学校期末考试。1998年法国世界杯时,我在读研究生,几个同学一起约了到一个同学家看决赛。再后来我就工作了,半夜起来看球的劲头就没那么足了。

主持人:男人们在一起因为聊足球,可以瞬间从陌生人变成好朋友,女孩子会聊足球吗?

黄慧鸣:当初知道我现在的老公也喜欢巴乔时很欣喜。那是在1998年法国世界杯时,我们还在恋爱中,但是没在一起看过球,就是在电话里聊。那时寝室刚有电线卡。某次聊到世界杯,话题转到了巴乔在意大利和智利的比赛中的表现,靠一己之力帮助意大利反败为胜,而且射进了一个点球点球对他是痛苦的记忆,他在1994年世界杯决赛上射失了点球,没拿到冠军。我们都很敬佩巴乔精神。

黄慧鸣:以前会准备夜宵,比如买老鸭粉丝汤打包带回家,看球时热来吃。现在很少熬夜了,也就不会特别准备夜宵。老公比我理智些,只看技战术,谁踢得好支持谁,我还顺便看看帅哥。但我们都不喜欢C罗,都喜欢荷兰。因为感觉C罗踢球并不优雅,也不喜欢他的做派。

主持人:金晶是个“海归”,曾在英国留学的她,也是个球迷。最近有没有看欧洲杯?

金晶:最近看得少了,要上班没精神熬夜了。没时差的比赛看得多些,比如英超。我觉得,对于球迷,特别是铁杆球迷来说,看球,以及和足球有关的事情,可以成为生活的一部分。我身边接触到的忠实球迷,一般都是特别喜欢某个俱乐部,日常用的各种物品,都印有那个俱乐部的L0G0,从杯子、毛巾、帽子,到床单等等,凡是你能想到的都有。有的人还在足球俱乐部里举行婚礼。更夸张的,还会把自己的墓碑当然是迷你的,放在足球草皮旁边,只刻上自己的名字,意味着死了也要看着心爱的球队在主场取得胜利。

金晶:我自己是英超利物浦球迷,我身边也有这么一批球迷朋友,多数是在那里生活过的同学和朋友。在英国时候大家会结伴在酒吧看球,因为电视转播的频道是要另外收费的。一般中国的体育频道都会挑选精彩比赛直播,所以在家里看其实没有什么开销,而且一周可以起码看三四场,相比在英国的酒吧,回国后在家看球要舒服多了。当然在酒吧的气氛好多了,和陌生人一起经历的大喜大悲,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。

主持人:有没有让你特别难忘的看球经历?金晶:最难忘的应该是利物浦队拿欧冠的那一次。那时我在英国,独自去了酒吧街。离比赛开始还有2小时,那里已经很热闹了。酒吧里的球迷当然都是利物浦球迷。上半场0:3落后,每丢一个球,大家都唉声叹气,中场休息时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场球没戏了,我也很郁闷,走到马路上,转去了另外一家酒吧。下半场开球,利物浦队有如神助,先进一球,然后一直猛攻,居然在7分钟里连进3球!而且差一点有机会直接翻盘!

金晶:那个时候都没人上洗手间了。你无法想象球迷有多疯狂。我简直担心酒吧的地板要塌了。90分钟的比赛,两个队战平。加时赛,互交白卷。最后点球大战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因为这个时候球员的心理天平已经变了,一边是志在必得,一边是步步退守。最后一个点球对方是踢飞了,还是被扑住,我已经不记得了,反正整间酒吧,整条街,所有的人都在跳啊,蹦啊。电视里说什么根本听不见。大概整个城市都在沸腾了吧。那是很多年后的一个欧冠冠军,欧洲俱乐部的最高荣誉,而且是奇迹般的胜利。大家久久地不愿离开。

我还被一个不认识的球迷从后面把我抱了起来。一开始我吓了一跳,后来意识到是一个欢乐的球迷,他问我,你是球迷吗?我说是。他就把我抱起来转了几圈,还跟我说他等这一天好多年了!他的举动丝毫没有什么冒犯,很绅士很礼貌。我也没什么不开心,觉得这是球迷的节日。

第二天,球队回来,在城市里做奖杯巡回。队员、教练在敞篷的双层巴士的顶端。路线大约有十来公里吧,但是,巴士车根本开不动,所到之处都是人。所有能爬上去的地方,电话亭、雕像、屋顶全部都是人。球迷们穿着球衣,挥着旗子,跟着大巴边上走。还有拉起横幅的。我也去凑热闹,可根本靠近不了,只能远远地看。有的人提前几个小时就去抢好位子了。

主持人:叶翔是个80后大男生,已到而立之年的他,一说起足球就神采飞扬。听说你很喜欢荷兰队,并且会用很执着的方式来表达对他们的支持和喜爱?

叶翔:我喜欢荷兰队,他们是橙色军团,如果第二天半夜有他们的比赛,提前一天我就会纠结了,是第二天一早就穿橙色的衣服,还是第二天回去后洗完澡才换上橙色衣服。我比较倾向于第二个,但有的时候又担心各种原因导致我下班晚。所以很纠结啊。

除了衣服是橙色的,我还特别喜欢买橙色包装的薯片,平时喝饮料也是必定喝芬达!而且,凡是橙色的东西,看球的时候都拿出来。反正身边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喜欢橙色。其实,球迷都是这样的啊,每次荷兰的比赛,你会看到看台上一片金灿灿的橙,非常漂亮!哎,我有多喜欢荷兰队啊!但今年太不争气了。小组三战全负出局。悲伤欲绝啊!

叶翔:因为他们的打法啊,全攻全守!范巴斯滕的时代,这是世界上最赏心悦目的战法,进攻时全进攻,防守时全防守。我讨厌意大利那种龟缩的防守反击。当然,荷兰队还有很多很棒的球星。

叶翔:当然啦,但不是看帅不帅哦,是看球技。范巴斯滕、克鲁伊维特、范尼斯特鲁伊,但我最喜欢的是冰王子博格坎普。

叶翔:就是小组赛最后一轮。荷兰之前的战绩很差,两战皆负,出线胜葡萄牙,然后小组另一场同时踢的比赛,德国对丹麦,德国必须赢丹麦,这样才能小组出线。当时,就是两场比赛同时看。前15分钟,一切都很好,11分钟荷兰队先进球了!13分钟,德国也进球了。一切似乎都在往奇迹的轨迹上发生。可是,后来情况瞬间就变了。丹麦扳平了,葡萄牙这边又扳平一个。瞬间又拉回起跑线。下半场又漏一个……唉,让葡萄牙2:1。不过,最后时刻德国又反超了丹麦。哎……只怪橙色军团自己不争气啊!

叶翔:是呀,很多人都会有啊。比如我现在依然在后悔,当时看那场球的时候没喝橙汁,也没喝葡萄汁,失误!

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